鄂尔多斯 【切换城市】

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房屋中介,我为你正名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26日 14:03

经常听一些创业人士说到,公司在创立初期最麻烦,最令人头疼的并不是资金的来源以及业务该如何拓展,而是如何选择并入驻一家靠谱的写字楼,作为企业的办公场所!

说到这,从未涉及写字楼租赁的你,肯定觉得我在忽悠你,心想:不就租个办公司,哪有那么难?看完别人租办公室时的“奇葩故事”,你就知道小编到底是不是在忽悠你了!

1.公司刚开张时特别需要人才,有一个人我特别看好,就是工资要得相当高。本来都谈妥了,结果办公室租金忽然涨了80%…… 于是只能忍痛割爱,挥别人才。

2.好不容易找了个位置、价格相对来说我都能接受的办公室,可办公室被业主强制放了个佛像…… 我们说我们不信这个,他说,你们不信我信,你要敢不放这个,立马给我滚。我这个暴脾气瞬间就上来了,但想想找个办公室也不容易啊,只能忍了……

3.你说我租别人办公室,签了合同按时交房租的,理应平等啊,但我这个业主蛮横的要命,硬是把自己的侄子塞在我公司上班,关键是啥也不会,有他没他都一样,却还得按时发工资,一年多了,发给他的工资都够我交好几个的房租了!


4.奇葩算不上,悲催倒是真么,想个写字楼,来来回回被忽悠了好几次,看的好好的房子,去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要么照片与实地大相径庭,要么就是租出去了,没了,来来回回折腾了十来回,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可闹心了!

看了上述的几个经历,总结下来就是租个合适的办公室,真的是不容易。其实小编觉得不是租房子难,而是因为不专业,没有经验,从来没有涉及过这方面,会走些弯路也是很正常的。如何避免找办公室,重复走弯路,选择专业有经验的第三方中介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近几年来,商业地产发展迅速,与此同时业引发了,写字楼租赁平台的新热潮,虽说数量庞大,但是质量还是不尽如人意,例如传统住房的虚假房源等一系列痛点,大部分平台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但是在众多平台之中,互联网租客唯一官方平台租客网的出现,无疑给市场带来了新的生机。租客网有用多年的线上线下实操经验,从住房到商业房,无不一一研究市场,从用户角度出发,解决市场痛点,为用户带去更规范的租房体验,努力打造更为专业、人性化的租赁平台。针对市场广为诟病的虚假房源问题,租客网率先提出“信用体系认证”,采取实地考察的方式,来保证信息的真实度。并且平台房源一经租出,立马下架,双重保障,杜绝虚假行为!


写字楼租赁对于专业性要求较高,所以租客网对此培训了一批专业人才,为用户消除租赁期间的所有疑惑!

有了租客网再也不用担心,因为租房到处找房的烦恼了,你也不用担心跟磨人的业主无法沟通,因为你只要找到租客网,其他的问题全部又租客网帮你解决!



关键字:

相关推荐

租客网:给你温暖避风港

人们租房子时会挑价格、挑室内格局、挑配套设施,但是对于女孩子来说,安全,才是头等大事。现在,由于人才流动性加大和互联网普及,女孩租房时遭遇偷窥事件越来越多。统计数据显示,报案声称自己遭到偷窥的案件中,93.3%为在外租房的单身女性,而这一群体的租房安全,正是薄弱的环节。既然女孩租房避免不了,那就将危险降到最低。首先,女孩租房,要选在比较繁华的地段,人流比较密集,坏人不好下手作案。要让房东或者中介提供室友信息,这样,可以让女孩确定是否要和某种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住进出租房后,要更换门锁;看房时,要注意房间是否被胡乱隔断、私接电线,是否有消防措施等等。为了给女孩子们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租客网格外注重安全性能。租客网zuke.com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租客网强调:“房子是租来的,但生命不是。”在这里租房子,每个用户都能得到安全提醒的服务,如果连续三天没有签到,租客网中心就会将这一情况第一时间告知用户紧急联系人,如果事态严重,租客网会马上报警,寻求政府的帮助。如果有急事,用户可以立即使用一键呼救功能,接到呼救后,租客网一方面可以组织离目标定位最近的区域安全护卫队快速抵达现场,同时租客也可以选择联系你附近的租客网用户前往支援。除此之外,租客网还将加入向陌生人求助的功能,在租客安全保障方面更加完善。“大胆只身前往,租客全面保障。”是租客网为用户服下的定心丸,只要女孩想单独到外面租房居住,就可以到租客网上寻找房源,因为它安全!安全!安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女性能顶半边天,那半边天不该阴云密布,而是该朗日当空,这需要全社会给予她们更多的关怀,而租客网就是一个可以为女孩子遮风挡雨的避风港。

2020年09月02日 11:22

当当”公告:公司承认李国庆为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

4月26日晚间消息,刚刚,李国庆方面通过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当当公司承认李国庆先生为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俞渝女士应当按照股东和董事的资格与李国庆先生展开对话。公告表示,李国庆要求召开当当股东会,设立董事会,俞渝不同意,公司监事也未履行职权。因此李国庆按照公司法规定召集股东会。当当公司小股东参加股东会并支持李国庆。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和总经理。股东会决议获得半数以上股东同意。俞渝依然为公司股东和董事。公告强调,2020年4月26日,根据股东会、董事会的决议,李国庆先生以董事长和总经理身份实施对当当公司的管理。“没有当当公司公章的公司声明,均不能代表公司。”稍早时候,当当网市场部发布声明,称“今天早晨,李国庆带着4个穿黑衣的人,突入闯入当当办公区,现场保安阻拦不及,李国庆动手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表示,“当当网郑重说明,李国庆在当当网没有任何职务。李国庆发布违法、无效的股东会决议,抢夺公章,侵害其他股东利益、严重影响当当人的心情。”目前,到底谁能代表当当,让读者困惑。北京勇者律师事务所主任易胜华律师向新浪科技分析,李国庆方面的公告,暂时只能代表自己,无法代表当当公司。

2020年04月27日 11:47

无人机第一股不做消费级无人机了

头顶“无人机第一股”光环,亿航却不想只做无人机。在年初发布的《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中,亿航将自己定义为城市空中交通企业,相比起大疆、极飞等无人机同行,亿航已经将主营业务转向载人级AAV(autonomousUAV,自动驾驶飞行器)。载人级AAV与用于航拍、能源、建筑、农业等领域的消费级、行业级无人机相比,是一个更具想象空间的赛道,亿航在上述白皮书中引用摩根士丹利发布于2018年的估算数据称,2040年全球城市交通的产业规模将达到1.5万亿美元。在这一产业中,亿航的对手也换成了波音、空客等飞机制造商,腾讯投资的飞行汽车制造商Lilium,吉利、戴姆勒等投资的德国城市空中出行公司Volocopter,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投资的飞行汽车公司KittyHawk,甚至是计划推出空中出租车服务的Uber。与这些竞争对手相比,亿航已经将旗下产品进行商业化并贡献公司大部分营收,但目前距离其推出首款载人级AAV亿航184发布也不过四年时间,包括飞行汽车、空中出租车、载人级AAV等概念在内的空中交通赛道仍然受到技术与监管的双重制约。作为一家需要营收、利润来回馈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空中无人交通会是亿航最终的答案吗?营收构成三年三变2016年末,亿航走上转型之路,逐步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并将以销售载人级AAV为主的城市空中交通作为主营业务,不过直到2018年第四季度,亿航的城市空中交通业务才正式开始商业化,并在2019年一跃成为亿航的第一大营收来源。亿航于2019年11月首次递交IPO招股书,包括上市后披露的财报在内,亿航共披露了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财务数据,在有限的报告期内,亿航营收构成变化巨大,几乎无法将亿航过去的经营历史作为其未来业务发展的参考依据,这也为预估其未来业务发展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具体来看,亿航将旗下业务划分为城市空中交通、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其他四部分。其他部分为亿航起家的消费级无人机及相关配件销售,在2016年末决定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后,其他部分占亿航营收比重迅速下降,至2019年仅为0.6%,几乎可以忽略。城市空中交通、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为亿航目前的三大主营业务。但其中能为亿航稳定贡献营收的或许只有城市空中交通与空中媒体,过去三年营收遭遇过山车的智慧城市管理主要是设计及开发智慧城市管控系统及相关设施。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提及,由于智慧城市管理业务收入可能更加集中在某些年份或特定时期,因此会受到更大的周期波动的影响。空中媒体则是无人机表演,这是一个几乎所有无人机公司都可以分一杯羹的市场,空中媒体业务在2019年同比下滑2%,亿航并没有独特的护城河。亿航仍在转型路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城市空中交通都是亿航转型的必然选择,这一业务包括载人级AAV销售与物流运输两部分,但其营收贡献目前主要来自于销售载人级AAV,由于尚未有国家或地区正式批准载人级AAV的商业化运营,这些销售出去的载人级AAV主要用于测试、培训或演示。即对于亿航来说,载人级AAV这一产品已经进入商业化阶段,但这一产品面向的产业仍未开启商业化,这就给亿航的载人级AAV仍否持续稳定地销售出去、从而在未来稳定贡献营收画上了一个问号。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亿航已累计交付64架载人级AAV(其中61架在2019年交付),并有33架载人级AAV的未完成订单。相比起销售载人级AAV,亿航城市空中交通业务的另一部分物流运输的商业化远没有那么顺利。图片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8发布的《无人机行业现状与发展趋势报告》,在无人机应用场景中,航拍与物流配送需求量最高,但无人机物流配送的应用成熟度偏低,这一结论放在今天仍然成立。亿航在招股书中曾披露与永辉的无人机配送合作,该项目于2018年6月在永辉超级物种广州漫广场店启动试点,但该门店已于2019年12月关闭。就双方的无人机配送合作,36氪向永辉方面询问,对方回复称“目前暂时没有无人机餐饮配送的合作了”。此外,2019年5月,亿航也与中外运敦豪(DHL)达成战略合作,并发布全自动智能无人机物流解决方案,该合作目前同样尚未有商业化方面的进展披露。从无人机厂商到城市空中交通企业,亿航走了一条与大疆、极飞迥异的转型之路。目前来看,亿航未来理想的营收模式应该是转型为服务商,在为城市、物流企业等客户提供空中无人交通解决方案的同时,完成旗下载人级/物流AAV产品的销售,赚取服务费与产品销售两份收入。只是现在大多数空中交通方案、无人机配送方案仍处于实验、试点阶段,其中的技术(如电池带来的续航短板)、监管限制,也并非亿航努力就能解决的,亿航需要做的,或许是在城市空中交通的理想环境到来前,继续在这一行业深耕,补足技术短板,等待相关政策成熟。连续三年亏损,亿航需要长跑能力过去三年,亿航均处于年度亏损状态,净亏损率从2017年的273.2%下降至39.4%,从费用情况可以看出,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从217%下降至47%为亿航节省了大笔费用支出,研发费用也是亿航2019年唯一同比下降的费用科目。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解释称,研发费用下降是因为已经完成了旗舰产品亿航216的初步产品开发阶段,并将重点更多地放在了产品商业化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对于一家仍处于行业早期阶段的科技公司而言,亿航未来少不了费用投入尤其是研发费用投入来提升产品与市场竞争力,但过高的营业费用率也给亿航的利润带来了巨大压力。好消息是,具体到2019年第四季度,尽管60%的营业费用率相较其他科技公司仍处于超高水平,但亿航当季度实现了经调整净利润(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290万元,同比扭亏。身处一条巨头与巨头支持的创业公司密集的长跑赛道,亿航需要更强的造血能力才能生存下去。图片来源:亿航《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根据《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所列举的亿航与波音、空客、Lilium等公司的产品对比图,在城市空中交通这一赛道,亿航产品率先实现商业化,换句话说,亿航目前能取得的载人级AAV销售成绩,基本建立在竞争对手尚未正式入场的基础上。未来的市场竞争如何,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或许还无法判断。但可以预见的是,能吸引波音、空客、腾讯、吉利、戴姆勒、谷歌创始人、Uber等各路“势力”入局,城市空中交通这一市场一旦成熟,其竞争激烈程度或许不会低于其他无人机应用市场。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遇到大疆这样堪称“Bug”的竞争对手后,亿航选择了主动退出,并转向空中无人交通这一尚未成熟的市场。如今在空中无人交通领域,亿航已经领先竞争对手将产品商业化,但这一市场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程度上仍将取决于技术、政策的成熟度。亿航只是先上了跑道,长跑才刚刚开始。【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20年04月27日 11:10